2017-01-04《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04-01-2017 23:01:38
查看人数:(438)

1227日,官媒公布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名单。担任重庆高院院长近九年、曾是全国最年轻高院院长的钱锋,被任命为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与他同时履新该职的还有国务院法制办秘书行政司司长、新闻发言人刘炤。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调动,但年初,习近平亲自前往重庆,明确强调对冤假错案要发现一起,坚决地排除阻力,平反一起,对涉及640个黑社会案件的申诉,要无条件地接受,要抓紧时间办好,给群众一个明确的交待,但是,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急先锋和马前卒,重庆高院院长钱锋,在黄奇帆,张轩,余敏等众多薄王嫡系的支持下,阳奉阴违,百般抵制,对督促平反的指令采取拖黄的办法,终于引起习近平的震怒,钱锋先调离,后审查,而刘炤不过是陪衬,有消息说,钱锋是一个徇私枉法的大贪官,可能调虎离山后,将成为2017年落马的“大老虎”。

 

有媒体报道说,钱锋今年52岁,浙江杭州人,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博士,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并跟随肖扬先后在司法部办公厅部长办、最高法办公室担任秘书。钱锋早年任职于法制日报社,19954月起转任司法部办公厅部长办秘书、副主任,当时担任司法部部长的是肖扬,在此之前担任司法部部长办主任的是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998年,肖扬转任最高法院院长,钱锋也被借调至最高法办公厅工作,随后任最高法办公厅副主任、院长秘书;2001年挂职任北京二中院副院长;2002年重返最高法,历任最高法政治部副主任、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

 

但人们不知道,他是前“政法王”周永康精心选拔培养的复合形人材,即,他一只手会玩笔杆子,一只手会玩法律,如同原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李东生一样,他在周的指示下,由舆论新闻界转战司法界,成为又能抓人,又会骗人的“高科技人才”,而他们的“科学”就是利用公权力,徇私枉法,打击异己,贪污受贿,抢钱买官,2007年底,准备在山城绝地反击搞政变的薄熙来,向周永康请求推荐刽子手,正好求官心切的钱锋博得薄熙来的青睐,于是,20081月,钱锋当选重庆高院院长,由此跻身副省级,并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高院院长。同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年近70岁的肖扬卸任最高法院院长职务,在司法界,钱锋聚焦不少人惊羡的目光。据可靠的消息来源说,薄熙来承诺他,如果心想事成,将提拔他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于是,钱锋在包装,虚构,编造640个黑社会的运动中,表现突出。

 

毫无疑问,钱锋当过《法制日报》记者,又任职司法界多年,还是法学博士,他应当知道,薄熙来倡导“唱红打黑”,由王立军具体操办抓捕的涉黑人员上万人,他们砸乱公检法,组成多达7500人的200多个专案组,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组织,不用说真实性存疑,就是程序上已严重违背国家法律,因为公检法应当是互相制约的单位,结果,钱锋不但不抵制,而且把法院变成薄熙来整人和杀人的“自家后院”,所谓的贪官文强11个月就枪毙了,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因与王立军不睦而被判刑,数以百计的民企老板被诬陷成“黑老大”,旗下的企业被包装成黑社会组织,他们的财产被抢夺,私吞,有的人还被错杀错判,这一切恶行都与钱锋有关,总之,他是明知薄熙来枉法,却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势利小人,他和王立军一样,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年代里,扮演了吃人恶魔的角色,他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坏蛋。

 

有媒体报道说,钱锋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对重庆“打黑”表态。2009年,重庆拉开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序幕。20101月,钱锋在重庆市人大会议上作市高院工作报告时表示,坚持按程序办案、凭证据说话、依法律裁判,确保每起“涉黑”案件的审判都经得起历史检验。可是,事实证明,薄王搞得冤假错案,连三年的光阴都没靠过,就随着他的入狱而曝光了真相,由李俊兄李修武撰写的狱中经历看出,钱锋会上的说辞是弥天大谎,但他自认为周永康和薄熙来的靠山硬,毫不在乎。因此,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钱锋在列席重庆市全国人大代表分组审议“两高”工作报告时发言称,重庆涉黑案件的审理程序公开公正透明,“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扩大化、运动化问题。他称,“所有涉黑案,只作为普通刑案来审理,采用‘国标’,也就是刑法以及‘两高’解释,没有特殊对待,没搞特殊标准。定罪量刑严格依照法律,不枉不重不漏”。薄熙来倒台后,他不仅没有表示忏悔,反倒狂妄地为薄熙来鸣冤,力阻涉黑家属的申诉,至今未平反一起冤案,只有“彭治民案”开了一次庭,就胎死腹中,没了下文,其原因是,包括钱锋在内的贪官都积极地从打黑运动中抢钱获利,谁也不想把吃尽肚子里的肥肉吐出来。

 

至于媒体美言的所谓钱锋领导的重庆市法院系统,曾在2010年推出禁止法院领导近亲属当律师的机制。这完全是欺世盗名的骗术,薄熙来的杀人太太,就是律师,他都说一套做一套,何况其领导下的,没有独立性的重庆法院,钱锋本人也是一个徇私枉法的贪官,虽然,2012年初,在全市法院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他煞有介事地提出“法官人品决定司法产品”的思路。他表示,司法产品质量好不好,不是法院自己说了算,而是直接的产品受众和广大潜在消费者说了算。如果制造者没有一颗善良的心,没有良好的“商誉”,将导致产品质量信任危机,并引发整个社会对司法职业和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在此之前,钱锋还曾表示“法官良知是最好的法律”,“先做好人才能当好法官。”

 

可是,640个黑社会出炉后,跑路的民企老板遍及全球,引发震惊世界的移民潮和资金外逃潮,这是“商誉”好吗?我记得彭治民案的“二告”曾智强的母亲在2014年曾对我说,王立军手下的恶警要没收他已经过世的老伴留下的一套住房,说它是涉黑资产,逼其搬家,她一气之下,抱着液化器罐要与警察同归于尽,这难道就是钱锋所说的“商誉”好吗?正因为钱锋的人品太好了,才决定重庆的司法产品成了徇私枉法的典型,以至市委书记的老婆杀人,公安局长叛逃,冤假错案遍地,民企人心不顺,重庆经济破产,至今还要山东省传帮代,试问,钱锋的良知哪里去了,喂狗了吗?他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酷吏,据说是群众的举报信,呈送到中纪委的案头,他的贪腐和枉法罪行激怒了中共高层,才下令调离,给他安排一个虚职是为了缓冲一下,因为案情重大,需要时间。

  

眼下,国务院法制办的领导是“一正五副”的人事布局,包括主任宋大涵,副主任袁曙宏、甘藏春、胡可明、钱锋、刘炤等。20168月,国务院法制办原副主任夏勇因严重违纪,被撤销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9月被正式免去职务。虽然,钱锋把全国最年轻省级高院院长的纪录保持八年,直到2016年初,这一纪录才被1966年出生的,履新浙江省高院院长的陈国猛打破。算是辉煌一时的司法界流星,但“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钱锋是后娘养的,与薄熙来交恶的李克强成为其顶头上司,不是好事,而他力阻“薄骗子”大本营冤案平反的举动又触怒了习,可以预知,他的下场与夏勇一样,不久之后,他将是薄熙来“秦城小屋”的邻居。我看,安排他当狱中“地勤”,给薄熙来端茶送水比较合适。

 

20161228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714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