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9《检察官幺宁辞职,是对律师界的羞辱》

14-05-2017 21:22:58
查看人数:(146)

对于一名检察官而言,不论何种原因,她辞去公职,自己谋生,俗称“下海”,这种情况较少,在商品大潮涌来之时,抵御不了金钱的诱惑,做出自己的选择,无可厚非,但重庆的新闻人物么宁与众不同,不仅因为她深层次地参与了臭名昭著的“唱红打黑”运动,把许多本是良民的民企老板送进监狱,而且在2012年薄王倒台后,从未公开表示认罪和忏悔,仿佛从人间蒸发一样,与薄熙来时代的高调形成强烈反差,而今,正值中纪委巡视组回头看,指出重庆没有彻底清除薄王思想余毒之时,她忽然辞职下海,这引起舆论界极大的关注。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狡猾的以退为攻的逃离,也是对中国律师界的集体羞辱。她和她背后的支持者的阴谋不能得逞。

 

由于2012年初,王立军叛逃事件导致薄熙来垮台,但他众多的党羽非常顽固,数以万计的公检法司人员参与了史无前例的抢钱买官活动,只不过他们是打着为老百姓“打黑”的名义,而且充份利用了公权力,故此,有较强的欺骗性,由薄熙来党羽燕平主掌的宣传系统没有放开媒体,深入揭批薄熙来,王立军精心策化,包装,虚构的640个“黑社会”的罪行,没有把薄熙来案的真相如实告知天下,造成人们,特别是重庆人的精神困惑和认知撕裂,相当多的人不以为薄熙来是贪腐和枉法的高官,而误以为他是与“大阿哥”习近平争权而失利的“小阿哥”或可怜虫,因此,舆论雪藏了薄王一系列令人发指的徇私枉法的罪行,而且,很多公检法的人员担心受到追究与处罚,而采取沉默抵制与死不认账的办法,以应对习近平今年初,到访重庆所明确提出的“要平反薄王时期冤假错案”的指示。

 

现在,中共19大在即,习近平已牢牢地操控了军队,王歧山已下令抓捕肖建华,车峰,掌控了处理高层贪腐官员的主动权,该是解决重庆问题的时候了,因此,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不得不接受“清除薄王思想余毒”的指令,要动手查处公检法司一些人,紧跟薄熙来徇私枉法的问题,就是在这样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下,重庆检察官幺宁选择辞职下海的。我不相信是她个人的决策,很可能是她的上级和同事,为了保护她或者担心她被捕后会四处乱咬而令其离职,不论如何,她都应当做出彻底的交待,正如那张她和薄,王,黄三位官员的合影,过去她高挂墙上,深感自豪,但如今,心惊胆颤,唯恐人知,这不是鬼使神差的命运转变与戏弄,而是其恶劣人品畸形发展的必然结果。

 

我读过几篇有关评论幺宁的文章,大家分析的都不错,但他们由于不太了解薄熙来,而忽略了人性的特点,即同性相排斥,异性相吸引的原理,之所以幺宁紧跟薄熙来,除了律师伍雷阐述的原因,还在于薄熙来是一个魅力型的官员,她是一个典型的对薄熙来的“追星族”,一般情况下,人们对政治明星的崇拜,有别于对歌星,影星的追求,这方面的疯狂者大多是女性,而且有的是臣服于领导脚下的性奴,当然,幺宁未必能巴上“薄督”,但她精神上对薄熙来带着一种文革时“毛式”的敬爱,是不争的事实,这一点从它的眉眼间的顾盼,可以洞悉,类似故事已在上个世纪初的大连上演过,大连的女骑警,其中就有人对薄熙来崇拜得五体投地,幺宁所为就是这种病态心理的“升级版”,她带领重庆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公诉一处人员办理涉黑案件多达9件,共305人,占全市“打黑除恶”案件总数近一半,要冒很大的风险,她奋不顾身地去做,这不仅来自生存的动力,而且,还来自酷爱“帅哥”的人性之源。

 

这就是为什么这位综合素质不错的法律硕士生,会犯下涉嫌枉法追诉的罪行,她无法把全部罪状一推了事,她可能说,这是由于来自薄王的压力太大,也可能说,是同事们集体研究的共识,也就是说,“炒豆大家吃,炸锅不能一人担”,这似乎有一点道理,但她却不能说自己水平低,因为与赵长青一样,她是西南政法学院的毕业生,不仅老师教授在课堂上就讲解了事实正义与程序正义的区别,而且既使在雾云压顶的关头,赵长青都在为所谓的“黑老大”黎强辩护,除了女性的弱点,更多的是追随薄王的升官的动力,或者说,来自对权力以及附着于权利上的物质享乐的渴望,她明明知道,305人中至少有一半的民企老板是无罪的,剩下的人是有错而无罪,或轻罪而重判的,幺宁却瞒着良心,为了踩着他们趴下的肩膀往上爬,用他们的鲜血染红顶戴花翎,她咬咬牙赌一把,结果命运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先是得到“打黑英雄”的奖章,后是恶评滔滔的指责,总之,她怨不得他人,必须反省自身。

 

 

著名律师伍雷说,近日,关于重庆前检察官幺宁辞职做律师的新闻刷屏。幺宁前检察官,显然没有被公众忘记,她是重庆薄王时期轰轰烈烈“唱红打黑”的符号型人物,她曾经是最炙手可热的人,她以臭名昭著的“李庄案”公诉闻名于世。虽然迄今所谓“唱红打黑”没有被官方正式否定,但法律人的基本共识却是:那是一场法治浩劫,是一场政治运动,在那场运动中财产权、人身权、法律秩序荡然无存。虽然笔者深知在目前情况下重庆“唱红打黑”案例在全国也随处可见,但是,一个省级官方极力推动如此大规模的运动执法,其对全国的不良示范影响,其对重庆当地乃至全国法律秩序的巨大直接破坏,我认为至今还没有得以全面评估和应有检讨。

 

其实,之所以2007年至2012年的重庆,能为薄王提供“二人转”的大舞台,用“人血馒头”残忍地表演,推出一大批悲惨的戏剧,也有社会原因,历史原因,体制原因,就第一点看,由于分配不公,两极分化严重,人们普遍仇官仇富,薄王迎合了这种心理;就第二点看,文革10年浩劫虽然过去,但阶级斗争的余毒还残留在许多人,尤其是与那个年代并行的官员的血管里,一朝权在手,很容易“唱红打黑”搞运动;三是当时薄是政治局委员兼重庆“一把手”,他的权力太大,足以调动他人性中极恶的一面去枉法追诉,而体力较弱,地位较低,依附性较强的官员幺宁,就顺理成章地成为集美男与高官于一身的薄熙来的最忠实的党羽之一。毫无疑问,薄王再坏,也不可能九头六臂,事无巨细都做,他们还得依靠幺宁这样的马仔去实施计划。

 

因此,清除薄王余毒,必须首先清除他们的余党,钱锋和黄奇帆调离,余敏和张轩边缘化,重庆高法和检察院领导都换新人,明显地预示着大变局将要来临,但不甘心主动认罪的幺宁,就预先设置了自己的防线:我辞职下海做生意,最好的保护自己的工作是律师,而她的交际圈子安排她去当律师,易如反掌,于是,她现在也相信律师的作用了,当下一步全市动员公检法司清除薄王余党时,她要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就精明地打了一个“提前量”,但恰恰是她的小聪明,又一次把自己害了,她这样的没有职业底线和人格底线的人,削尖脑袋挤进律师的队伍,不仅是一场令人发笑的闹剧,也是对律师的神圣职业的羞辱,且不说从检察官转变成律师,由于关系网的暗度陈仓而易于造成司法腐败,就是一个同行的李庄案,已把这个丑陋的符号式的人物永远地钉在重庆历史的耻辱柱上,她应当去的地方也许是监狱,这要看下一步法院怎么判,反正听到她的名子,不仅律师恶心,老百姓惊讶,我像吃了苍蝇,更多的人们油然想起重庆公安局的“091专案组”,余悸令其不寒而栗,俗话讲,聪明反被聪明误,假如,幺宁主动公开表示认罪,5年时间已足够,得到人们谅解,“认罪”就可以变成“认错”,但现在,可能已经太迟了。不过,对幺宁的追责,但愿只是一个突破口,清除薄王的余毒,还要铲除滋生他们的土壤,因此,是较长时期的司法改革的艰巨任务,我想对所有的人说,重庆山城曾产生了渣滓洞和小说《红岩》,但华子良掌权后,却永远地没了江姐。

 

 

2017324日于多伦多。香港《前哨》杂志20175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