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7《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大连肃清薄熙来余毒》

01-06-2017 00:04:22
查看人数:(180)

可靠的消息来源称,多年盘踞在大连的薄熙来党羽,已进入中央巡视组反腐利剑指向的靶心,有一些干部被抓,另一些人将被“双规”,知情者说,众多薄熙来党羽,在薄熙来被判刑之后,通过贿赂专案组的方式,得以逃脱,现在,又遇上了大麻烦。今年56日,大连市委召开工作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指示精神,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部署要求,对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开展中央巡视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回头看、彻底肃清薄熙来流毒和王珉等人恶劣影响工作进行部署。辽宁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谭作钧出席会议并讲话。

所谓“部署”一词,足以表明:“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作为薄熙来流毒的重灾区,其培植死党的大本营,在近20年里,薄熙来与谷开来结成贪污受贿和徇私枉法的共同体(夫妻店),一只手猎取功名,为权力的攀升奠定基础;另一只手巧取豪夺大连人民的血汗钱,贪腐受贿数十亿元,并借其儿子之手转移海外,其罄竹难书的罪行,由于众多党羽的阻挠和包庇,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显示在薄熙来一案的判决书里,大连市一大批同样贪腐和枉法的死党,暂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尤其是在判辞里已点到涉案的一个薄家亲属,至今逍遥海外,不时兴风作浪,既便如此,薄熙来本人也不服,还在法庭上胡搅蛮缠,造成极大的思想混乱,仿佛他是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清官”,不仅他在大连制造的一系列冤假错案,没有一件得到平反昭雪,而且,依然占据大连一些重要岗位的薄熙来精心培养的死党,还在狡猾地反攻倒算,因此,谭作均应当对这场决战的艰难性和长期性有清醒的认识。

本人生在大连,长在大连,在这样一个人口仅690万的渤海滨城,从事新闻工作18年,由《大连日报》记者到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首席代表,耳闻目睹了“大骗子”,“大贪官”薄熙来精彩的表演,从八十年代初,薄熙来依靠其父的保护伞,从北京空降大连,赶在国家土地政策变革的前夜,猎取了大连的实权,满口“廉洁奉公”,一肚子男盗女娼,先是用金州的“国光苹果”,长海县刺参等土特产,贿赂北京中南海的高官,打通上升的仕途,后是采用卑鄙的手段,诬告陷害同僚,排斥打击异己,使原市委副书记傅万忠,副市长宫明程等离职,夺得大连市长的重要位置,以市政府开发办主任郑惠为挡箭牌,大肆倒卖国家土地资源,千方百计地从中敛财,并通过出国留学的儿子之手,早早地转移到新加坡,英国,法国和美国,成为里通外国的“大汉奸”和“大硕鼠”。

大连当地的媒体说,上述会议是由市委副书记、市长肖盛峰主持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里景瑞、市政协主席李万才出席。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赵大光,市委常委、秘书长熊博力分别就相关工作做了安排和说明。据本人所知,肖盛峰和里景瑞等,都曾与薄熙来及其党羽有联系,这样的干部不完全可靠,大连要想真的彻底肃清薄熙来余毒,必须首先打掉薄熙来的所有余党,而顶替这些余党的人事处理,迫在眉睫,中共辽宁省委组织部,必须起用一大批曾被薄熙来打压过的干部,比如,原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晓滨,原大连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候某某,原大连广电局副局长杨庆典,大连市教委副主任张步宁,等等,总之,凡是受到薄熙来枉法追诉,打击报负的人,都要一律平反,因为这些人都是因为不愿意与薄熙来同流合污,而受到栽赃陷害的,有的被撤职降级,有的被关进监狱,既然,法院已判决薄熙来是贪官,那么,就没有任何理由,延误对这些反腐正义人士的拨乱反正,大连市委书记谭作均应当对此有一种紧迫感和使命感。

上个世纪,由于薄熙来最怕知情者,揭露他及其家人的贪污受贿行为,故此,破格提拔他的司机和厨师车克民,(又名车辉),担任大连国安局长,利用抓捕特务和间谍的现代化设备,监控和威胁政敌和反对他的人,制造了数十起冤假错案,其中有大连“天天渔港”案,刘晓滨案,东海渔村案,大连日报案,张伟杰案,韩晓光案,王晓军案,高姿案,陈德惠案,还有受到人们广泛质疑,而至今扑簌迷离的“大连57空难案”,等等,虽然,他的“大秘”吴文康已由吉林一家法院定罪入狱,但是,当年徇私枉法的一大批在国安和公安工作的“打手”,依然没有得到法律的追究,有的已经逃到海外,成为“倒习联盟”的骨干,辽宁省有关方面应当经过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出“红色通缉令”,这伙由薄熙来精心栽培扶植的死党,有的是亿万富豪,有的戴上“爱国华侨”的红帽子,他们以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为基地,暗中为薄熙来翻案,准备时机成熟,重新回国当政,他们有钱有势,能量极大,内勾外连,上窜下跳,因此,谭作均必须对其保持高度的警惕。

大连当地媒体转述了谭作钧的讲话,但大都是“官话”,“套话”,和“废话”,我在这里不想过多引用,作为一个受到薄熙来政治迫害,流亡海外的大连人,只对这样一段话有点感动,还觉得它有点靠谱,他说,要认真整改全市领导干部培训班上梳理出的7个领域27个方面170余个问题,找准病症,对症下药,确保逐条逐项整改到位;系统梳理薄熙来流毒、王珉恶劣影响和市领导干部系列案件的具体违纪表现,一项一项列出清单,一项一项落实责任,各级党组织都要召开民主生活会对照查摆,驰而不息推进整改落实;持之以恒推进干部作风转变,认真整改部分干部不担当、不作为,以及工作不实、弄虚作假等突出问题,以优良作风和实实在在的业绩塑造干部队伍新形象。

笔者不知道,上述市领导干训班是怎么开的,但似乎在玩数字游戏,7个领域,27个方面,170个问题,为何都带“7”?要我说,别搞“花架子”,薄熙来的问题在大连,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从他来金州任书记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有政治野心,拉开一种逐级上升,全面接班的架式,历时20年,他煞费苦心,为日后篡党夺权培养了一大批备用人才,其中有人是准备接管国家安全部的,就是车辉;有的是要接手公安部的,就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孙广田;有的是要掌管军队的,他早就与徐才厚等有默契合作;而且,为了夯实经济基础,他精心培养出一位华人世界首富,还带出一大批千万富豪,并把他们巧妙地安排到世界各地定居;他还和美国,英国,加拿大等一些外国政要密切交往,暗度陈仓,以便将来寻求国际支持,比如,徐明给他买的位于法国的别墅,就是通过加拿大的一家公司持有股份的;此外,他早就拉拢一位马来西亚大亨,在大连开发区低价卖给他土地,名曰“大马城”,为操控国际舆论和媒体,提前部局,做感情投资,此商人,就是2011年专程去重庆为薄熙来站台敲边鼓的,所谓“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的主席张晓卿。他创办的《亚洲周刊》,在2009年曾率先提出“重庆模式”,为薄熙来上台大造舆论。

正因为,薄熙来把大连当成一个小国在治理,多年来一言九鼎,无法无天,胡作非为,指鹿为马,不仅把全大连的所有对外招商项目的咨询业务营利,通过谷开来与台商程益君的合作,尽收囊中,而且,把凡是批评和非议他的人,一律打入另册,有的不予重用,有的投入监狱,有的逼疯跳楼,有的逃往外地,原大连电视台“太阳雨”节目主持人,美女张伟杰,先是他的情妇,后是他的累赘,就曾被他逼疯,至今下落不明。为了展示他的政治野心,他还在1997年,修建占地110万平方米,亚洲最大的城市广场星海湾,还竖起了高达1997米的全国最大的华表,其底座附有8条龙,柱身雕刻一条龙,九龙寓意中国九州,也就是说,广场比天安门广场大,华表盖过天安门华表,它象征着帝王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也预示薄熙来志在必得的野心。此外,薄在大连劳动公园还修建“世纪仓”,把自己写给未来一百年后的市长的亲笔信,和江泽民有关大连百年的题词,合在一起,筑进了水泥仓,埋入地下,企图流芳百世,不料,2012年,他就原形毕露,成了贪官。

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薄熙来靠英俊潇洒的外表,能言善辩的骗术,软硬兼施的两面派手法,征服了一大批大连的官员,迷惑了很多老百姓,由于官媒始终没有彻底揭露他的真面目,和一些大事件的真相,清算他令人发指的罪行,至今还有人怀念这个“大骗子”。大连的很多官员,尤其是在本地的一些政府官员,还认为他是党内选择性反腐的牺牲品,可敬可爱又可怜,甚至有的希望他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因此,从2012年王立军叛逃,谷开来被抓,到2013年,山东省高法对薄熙来二审宣判他无期徒刑,很多大连人都不理解,没有从对薄熙来的崇拜中解脱出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的余党太多,没有全部惩处;他的流毒太深,没有彻底清理;官媒还操控在他培养的文人手里,没有大张旗鼓地剥下他的假面具,没有彻底查清他的余罪,结果造成了人们在认知上的混乱与迷失。

笔者认为,谭作钧肩负使命,任重道远,要认识到清除薄熙来余党余毒斗争的长期性,由于多年来,薄熙来把大连的党羽当成国家重要干部培养的,有许多人从不把省里下派的官员放在眼里,因此,口是心非是一大特色,谭作均当前第一要务,是从外地调进一大批与薄熙来没有牵连的干部,安插重要岗位,否则,难以打开局面,此外,还要仔细查清薄熙来每一个嫡系的名子,不要因为有的已退休而放过,要对薄熙来当政时重用和抬举的每一个官员,认真审查,比如,原副市长刘长德,他是一个“亿”字号的大贪官,其当权时,主管城建,大权在握,他的秘书韩某,他的情妇都成了千万富豪;他的两个儿子都经营建材和装修生意,发家致富;他与大连出租汽车公司的领导林某是“老铁”,权钱交易,大肆敛财,他退休后,薄熙来把林提升为星海湾管委会主任;此外,还有原金州一建的老板范某某,星海会展中心主任刘宪某,等等,都与薄熙来有官商勾结的经济问题,不要因为年代久远而放弃追究,总之,对薄熙来余党余毒的事,要至少追溯二十年,件件查清,人人过关,挖地三尺,斩草除根,不留一点后患,要知道,薄熙来还活在狱中,他儿子还在美国,他们都不会自行丢弃复辟报仇的梦想,假如有一天,他再翻过来,不用说,我这样的“打薄专业户”,死无葬身之地,就是像谭作均这样的曾清除他余毒的人,也没有好下场。因此,谭书记必须有一种危机感。

 据大连媒体报道,大连市委常委,市法院院长、市检察院检察长,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市政协秘书长,各区市县、开放先导区,市直各单位,市属高校、市属企业、在连中省属单位党委(党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会议。也就是说,大连地方大员都在场,我估计薄熙来的余党就在其中,人心隔肚皮,想的说的不一样,余毒也在其中,首先要毫不留情地多抓余党,才能最大限度地清理余毒,谭作均,大胆地往前走吧,该出手就出手,我祝你成功!

201757日于多伦多。香港《前哨》杂志20176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