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2《三任公安局长前“腐”后继,重庆何挺真傻》

19-07-2017 19:04:12
查看人数:(106)

自从海外媒体报道重庆公安局长何挺被“双规”之后,时间已过去两个多月,最初,有些人还半信半疑,因为他的个人资料还挂在市领导介绍的专栏里,直到20175,重庆市委换届,身为第四届重庆市委委员的何挺,并未进入大会主席团,此后也没有当选第五届重庆市委委员,这就印证了人们的传闻,如今,随着何挺的头像及简历在重庆市政府网站被撤下,大家终于感到尘埃落定了,但新的问号,又挂进笔者的脑海:为何重庆三任公安局长先后落马,假如再加上常务副局长文强,那就多达四人了,而且,文强还掉了脑袋,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山城风水不佳吗,还是至关重要的公安局长的位子烫屁股?如果是真的,为何还有那么多不顾死活的人,前“腐”后继,一如既往,争做官场反腐的“炮灰”?先是朱明国,后是王立军,再是何挺,既都难免坐牢,又都成为新闻人物,只有关海祥上任没几天就离职,逃脱了灭顶之灾。

 

回看这些人的简历,品味他们的言行,总结这些人的惨痛教训,发现一个规律,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一是贪污受贿,二是站错了队,前者是经济问题,后者是政治问题,看来,由于他们一般都是公安局长兼副市长,上级授予他们的权力过大,缺乏有效的监督,对应人性的弱点,就使他们在官场暗斗的诡异情况下,排成队伍,一个接一个,成了牺牲品,较之于王立军,朱明国还紧跟汪洋,善意地接受乌坎村民的诉求,灰暗的人生之旅,还留一丝亮点,而王立军较之于何挺,以叛逃美领馆的力举而臭名远扬,引发一系列官场大事的裂变;唯有何挺真傻,傻得戴着“指南针”,却找不到北,他几乎啥事也不干,就默默无闻地倒下了,至今连官方也没宣布,真的令人匪夷所思,早在他接任王立军的职位,受命于危难之间,我就奉劝他致力于平反前任留下的冤假错案,但他广泛浏览海外网站,熟知评论重庆的报导,却置若罔闻,坚持己见,一是贪污受贿,拼命捞钱;二是纵情饮酒玩乐,把落马的周永康留下的鸡毛当“令箭”,一路追随主子奔去,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进秦城监狱,而今,面对中共打虎不断的背景,既使他被关进那里,也是“小蚂蚱”,其待遇与薄熙来没法相比,可悲可叹。

 

据国内官媒报道,何挺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73月底。《重庆日报》说,324日,2017年全市食品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举行,副市长何挺出席会议,而在此后330日,重庆市政府网站公布市领导最新分工,副市长何挺继续分管公安、国安、司法、信访、政府维稳等工作。何挺此前曾多次传言被调查,但都最终被定为谣言,他曾被人们评价为“做事低调,考虑细致”,其实,在笔者看来,他是一个典型的官迷,财迷,所谓“低调”是闷声发大财的意思;所谓“细致”是狡猾地掩盖自己的罪行,尽管他作为职业警察,反侦察能力特强,但虚荣和爱显摆的性格特点,还是挡不住真相,在任职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不久后的201212月,何挺曾因多次在不同场合变换佩戴名表等遭到网友非议。但有张德江的保护,他毫毛未损,碰上孙政才那样的平庸上级,他可以在较长时间里蒙混过关,后来,当中央巡视组“回头看”时,却有火眼金睛,看穿了他这位周永康的嫡系密友的本质,他之所以不推动重庆冤假错案的平反,反倒替薄熙来守摊,是因为他深知孙政才不想有作为,只想守业过渡,他自己必须拼命搞钱,有钱才能打通上级关系,保职升官,因此,何挺错过了他一生最好的机遇,如今悔之晚矣。

 

有媒体报道说,现年55岁的何挺是山东荣成人,1983年自西南政法学院毕业后进入公安系统,曾任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长、刑事侦查局局长;任职公安部刑侦局期间,何挺参与了多起轰动海内外的大案要案的侦办,如,白云机场劫机案、千岛湖事件,等等。2007年后,何挺被“外放”甘肃、青海两省公安厅长,20093月升任青海省副省长,成为副省级干部。任职甘肃和青海期间,何挺对两地公安机关进行多项改革,其中包括提高基层民警福利待遇、加强公安机关的信息化建设、改善干警装备、加强公安机关内部管理,等等。据国内有影响的《南方周末》报道,何挺特别在意公安系统的内部管理。例如,何挺在警方队伍里推行了责任倒查制度。他提出“外病内治”的说法——“哪里出现了黄赌毒问题,要倒查问题属于哪个警区负责,查到谁就会处理谁”。然而,他唯独不查自己,原本就带病提拔,尔后又在小圈子里高升,他病入膏肓,是贪腐的“癌”,是好色的“疮”,是滥权的“刀口”,是冷漠的“心”,终于倒在朱明国,王立军,文强等人曾坐过的席位上,令世人耻笑。

 

众所周知,20121月,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升任重庆市副市长后,市公安局局长一职空缺。20122月,王立军事件爆发。20123月,何挺出任重庆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等要职,他并分管公安、国安、司法、信访、政府维稳等工作。虽然,以前跟着周永康混,他感恩戴德,但毕竟党国形势已变,假如他以国家大局为重,力促冤假错案的平反,清理“薄王”二次文革余毒,就会顺利地走在时代的前列,自己的官职也会水涨船高,但他没有脑子,人品和眼界限制了他,到任重庆后,面对“薄王”时期对重庆公安系统遗留的一系列问题,他只是小修小补,开始进行诸多调整。比如,恢复部分派出所,建立警务室、优化交巡警平台等,其中,最主要的是,对“薄王时期”被整肃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诉进行复核。也就是说,他带领警员退到王立军到来之前的起点上,而且,仅限于一隅之地。对此,重庆许多人曾质问过,难道只有警员遭到“黑打”了吗?重庆640个黑社会,不是警察在“薄王”指令下抓捕的吗?被错抓的人不理不睬,不同程度地参与“黑打”的警员,因内斗而倒霉,却优先被平反,这是为什么?据报道,201212月,担任9个月公安局局长的何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9个多月以来,对前几年,薄熙来当政时,被处理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诉进行了复核。到目前为止,已经复核并妥善处理了1796起申诉,涉及近1800人。经过复核,78%的人撤销原来的处分决定,13%的人维持原来的决定,另外有9%的人变更原来的决定。这些民警中,有的恢复职务,有的重新穿上警服,有的补发工资。总之,大都满意。

与此形成天壤之别的是,对遭受“黑打”的640个黑社会,一个也没有平反,只有彭治民案和王能案,避重就轻地,象征性地接受了申诉,分别做了骗人的改判,而实际上,20086月,经国务院公安部研究决定,任命王立军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武警第一政委,次年710,重庆市掀起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累计立案侦办的涉黑恶团伙300多个,抓获5789人,破获刑事案件4944起,切断放水资金链条达700亿元;破获所谓历年命案1109起,抓获杀人犯1209人,上网逃犯1.7万人,到了2012年,这些数字翻了几倍,至今无法精确统计,其中,大都是虚夸虚构,假案冤案,惊人内幕已被隐藏。对此,何挺不禁置之不理,而且伙同重庆高法前院长钱锋等人千方百计地阻挠人们的申诉,使当地老百姓失望。重庆民企老板认为,只有“跑路”和移民,把资金和小孩安排到海外才最安全,因此,重庆民企生意不振,人心不稳,被称为“重庆李嘉诚”的中渝置地实际控制人张松桥,卖掉国内所有资产,移居英国,就是明证。对此,何挺之流的贪官污吏,只想自己发财升官,吃喝玩乐,对国家和人民不仁不义,对苦度铁窗生涯的蒙冤“草民”,冷漠而残忍,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必然结果。笔者认为这样的贪官污吏判得越重越好。